浮世如蝉蜕

已知浮世如蝉蜕,忽接来书命又存

不是词评的词评

很久之前答应过给My Dear写词评,后来觉得词评太难写了,中途夭折,前几天又突然想写了╮(╯╰)╭

【六儿 

曲:韦嘉-红粉 
唱:慕容毓 
词:赭莓奶 
后:奶妈月 
美:姬魃 
监:兮九九 】

我写东西是相当自我的,于是词评同理。
My Dear这首歌刚出来的时候我就想想写个词评了(当然我的词评更倾向于听后感,所以不会正儿八经的写词评的),奈何对着屏幕宛如空中撒盐,全是一片片白茫茫,更无一字付于指。
近日不经意按到这首歌,才想起这茬,三两小感,随意写写。

My dear选曲我一向自愧不如,她填的词乍一看朴实无华,细品才知其中韵味,可一旦加上选曲,这种效果的惊艳可想而知,如同陈年酒酿一瞬间挥发出香气一般,而这首歌的选曲也是最打动我的。
从前奏就很好的勾勒出了一种民国的气息,My Dear写的藤鱼(稗鱼党头顶青天先说句不服x),然从曲子到词都有一种陈旧的感觉,如同荒枪走板,溅开的全是旧岁月的烟火味儿,可能My Dear脑补的就是民国的藤鱼(?)

【贪生慕死够分明,泰山北斗一摇襟, 
挂漆烟斗磕去残灰,悬一双手怎奏响梵婀玲。 
梦眼将开未开,“你去啊”,别搁笔。 
新客相谈投机句出罢了风头却是空欢喜。】

My dear的“你去啊”这里非常有趣,歌姬唱起来颇有醍醐灌艳,却只轻飘飘吐出一缕烟丝的感觉,其实一二两句的“泰山北斗一摇襟”与“悬一双手怎奏响梵婀铃”也很有墨从眼前开,探手便是满目苍凉的故国感。但“你去啊”就仿佛能看到一双手从背后轻轻一推,瞬间就从局外人踏入了飞扬跋扈的时代。
我不太知道My Dear是怎样安排藤六和鱼哥的,私猜下这里应该是写藤六,鱼哥给我的感觉向来是一只笔大开大阖的,“你去啊”大概藤六是对鱼哥说的。当然反着来也行,不过我心目中藤六略受(x

【愿引颈血以挽太平, 
纵千万人唾我笔端不留情。 
一跪一骂好生狂妄,半哭半笑诗书借光,
余一士谔谔掷了多少糊涂文章。 
愿割头颅彰我心性, 
谁管皇上妃子遣些三流戏。 
他日奔走叮咛耳语,昔年楼台荒草没膝,
小民无家也捶地哭喝国已不国! 】

以读者身份去猜测写作者心思其实是一件相当有趣的事,因为你能在字里行间去按自己的习惯对它加以解读,解读的越多越好玩,虽然结果可能相差十万八千里,但这也是一种十分有意思的玩乐。
譬如这段,我脑补的是爱国志士,以笔戕天下,是不可一世,是狂妄不同俗,亦是“我以我血荐轩辕”
从“贪生慕死”到“小民无家捶地哭喝国已不国”,都铺展了一幅乱世如残章的画面,而“我”在此之间横眉冷对千夫指,桀骜醒事。
我之所肯定前段是藤六,就是因为我以为这里是鱼哥。不过My dear好像说的她是脑补记者藤六(?)所以似乎是藤六主(?)
嘛,其实这段感觉对两人都蛮适用的。

【前路漫水无舟舸,挂旗摇呐不敢多, 
黄叶子能谤作黄金*, 风月无心将我提髓抽筋。 
早露将滴未滴,“你走吧”,莫追今。 
踏上了白石此径恼了痴汉子*还笑作忘趣。】 

我之前说了“你去啊”写的很有趣,同理“你走吧”也用的很有趣,你去啊是有推的感觉,你走吧就有一种执笔如刀,一力两断的感觉,你走我回头,从此擦肩是熟视无睹的陌路。这一段相当有践行的感觉呢。

【愿引颈血以挽太平, 
纵千万人唾我笔端不留情。 
一跪一骂好生狂妄,半哭半笑诗书借光,
余一士谔谔掷了多少糊涂文章。 
愿割头颅彰我心性, 
谁管皇上妃子遣些三流戏。 
他日奔走叮咛耳语,昔年楼台荒草没膝,
小民无家也捶地哭喝国已不国! 】

这段写过我就不写了,这首歌总得感觉对我来说,大概是乱世里当锋,举世皆醉我独醒,恨不能身替。看词会有种即悲怆又飞扬的意思。不过歌姬的唱腔却蛮有意思的,歌姬的唱腔并不悲怆,隐约还有种旁观的冷静感,刚好中和了词的悲郁,于是看似疯天的红,宛然如盘天的青,前路无光,前路又有光。

PS:写完才发现My Dear这首歌叶子上的前缀就是【民国】,而我居然看漏了……不过我猜的年代和My Dear一模一样还是敲开心的!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