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如蝉蜕

已知浮世如蝉蜕,忽接来书命又存

最后一段

好像忘了说
这个lof不用了
排版一时爽,修改火葬场
干脆不弄,放在这里留个纪念
大家白白,有缘再会

他年一承陛阶下,紫绶十年踏厉春
是盲火君子,或披灰小人
汲汲而营,落落而承
万里社稷相践别,从此天涯无故人

最近疯狂安利毗老师,明明我以前的墙头是萨蒂和帕尔瓦蒂来着,毕竟印度的妹子们各有各的好看,尤其是巴霍的提婆犀那,每次都想说“放着我来!”,咳,现在爬墙去毗老师那大概是审美的剧变(?),毗老师第一次出场在乳海蛇床上时只是单纯觉得“这个人笑起来好甜噢,满满的蜂蜜感”。不过云垂玉立的神袛自带的柔光美颜就很MAX,高大而秀美的人一般都是攻的气质upup,毗老师可能“温柔”属性点的太好了(x所以就嗯……莫名就受了,毗老师做着守护者的工作操着老妈子的心可以说是十分令人心疼了,梵天简直是挖坑小能手,为这熊熊的友谊干杯(x
当然整部剧就数吉祥天太太最令人喜闻乐见,太太的日常难道是坑LG,写小本子嘛(x,但是作为湿毗党当然是拍手欢呼啦,钢针我可能是被B站UP们洗脑了,现在满脑子都是萨蒂归我太太成为同人大手然后湿毗私奔去吧嘻嘻……
毗老师和大天生子这个梗各位同人太太们可以尽情的玩了😂
官方盖章,不怕OOC!顺便“林伽”这两EMMMMMM

<人格相爱>

与我

曲:怜香惜玉

我与我,相对峙,脉脉如胶似情人
枪口太过热烈,走火成终程
我与我,发同枕,勾梦抱膝一帧春
白日咽红,永怀“爱绝”自刎

深情住在,痴男怨女下的流缝
仰首迎来最后一滴热血沸腾
握手穷途,眉目只容溢不朽卑劣安稳
借来行诗者魂魄就此脱审
沉融融烟里滚一场,施妆向天真
唇中甜腻跳重生
可笑这恶意雍滥,绝伦

我与我,相喝彩,寂寞呼啸出空城
笔端利落凋零一海黄昏
我与我,相痛惩,为谎言入戏太深
目下拾荒,堆起多少青春

年少够惊艳,求得一波三折算鲜活一程
拥抱千万种沦恋枉死躬身
承蒙自娱不弃“我们”,青眼渐吞声
烦索余生三两真
碰撞时代不肯放,余温
亦爱恨,亦缤纷
天光里更出走醒世玲珑

众生皆钟情剖肝胆,为迎来浩大掌声
战兢兢窥往飓风浓相之心
一堕梦便赊老风尘,无动也于衷
舍尾而力夺“勇胜”,启口未争霸永恒
我与我,抬手滔天爱火,一吻冻

——写于15年

“你一日不死,我便一日不活。”

痴人

策/混:暮天青【步】
曲:活着-谢安琪
词:苏敛柒
唱:凌七芷
修音:樱庭落
美工:九醉【步】

若将爱分作妥与受安睡樊笼
为你演奏一段浮光迷沦,怀抱良辰
痴走怨女不朽岁月,撞破靡红雾锁的混沌
留唱生死纯真,勾猩美苦恨
便不容一盏从前锈灯,照两处轶闻
黎明携海蜃迎面狂奔,为此精心捻一段尾声:
“爱者不爱妄中尊,不够碾魄陪衬
就攥紧欲天之下心神”

先于孤勇拆解开温存,惨丽攀齿唇
咬断发聩禁韧,弥天烟色放纵一吻
见证完美剧本,偏索造化弄人
暗流交千万空城,高潮处应向我俯首投诚
抬一眼钝失穷图利刃
一日跪地称臣,毕生陈交贪魂
时代更出走的自任

呵气烫出孟浪,珠玑滚春深
揉碎所有淋漓的情事,离舌便生分
胭梨探于春光三寸潮,过场亦挑动碌碌庸人
于梦里偷走顽贞,扮香都觉可憎
匆匆掠肌肤纷生红尘
毫厘之下竞出高低,所有软色失珍
道有几番心火熄成灰,涌过梦发狠

多抚慰这恩宠,虚伪也称赤忱
一败涂地后生根,一抔过往掏尽咫尺之温
我仍端坐这裙上之神
不须放肆声张,抬手万千腻嗔
吐口鲜活毙命相枕

刀丛半句寒暄,徒劳坦然吞声
病已开头知入底,注定所有通透囚进方寸
你该庆幸黄昏盛大
不必假装情真,现世都是情人
囫囵多少狭路相逢

所有逆路成神,最无匹的殷恳
回忆跌倒风光,秾华总贱,艳抹眉深
你仍绝色滚滚年轮
我仍推重门,自圆“痴人”

——写于15年9月

一个永恒的错觉:觉得自己快发歌了

——

在白皇后之前哥特式萝莉是我的爱,白皇后之后感觉哥特式御姐也蛮带感的,她虽然略做作但是颜高,欢喜的原谅她了,她天生自带一股满腹坏水,玩弄单纯善良之人于股掌之间的气场,全身雪白,唯妆容深重
“你以为你眨眨你那漂亮的小眼睛我就会原谅你吗?”
那是当然的啦

大概是写文素材

01.
从很久以前,她们中间隔的就不是弱水而是忘川,懵懵懂懂如幼童相戏时展现无畏赤足踏入,自以为这水不能淹顶,人似双舟不会轻覆,却忘了手腕里系的不是铁丝而是红绳,轻易就如丝磨断,直到岁月翻过疑浪踩过雾波,才发现珐琅杯盛得是葡萄酒,不对杯,不对酒,憾事不能闻,前尘不可转,最后只能轻叹一句:我爱你,但横亘的事不是尘埃,它成了茧,本可以振翅而飞,我却倦难成蝶了。

02.
枉走屠龙关,板桥倒驴,野台飞马,我来是银刀锦衣,你去是破枝褴褛。总有一日,你和我是对镜成一人,来去皆是你我。 ​​​

03.
她似我半點紅,我從他一絲綠,從沒交換過牛奶咖啡,結果吊帶露臍裝隨手就能撞,反身她揮干舞戚,我持茅列盾,狹路相逢冷質壓眉,這算什麼事啊……
還不如綠茶味的奶片好,嘖。 ​​​

04.
前年失声走碧台——某处山涧古寺
曲径通幽,修竹翠立,石阶砌了莲花,一步一莲台不外如是,过门槛迎面是无名菩萨,红绸挂臂,彩衣清流,慈眉善目,宝相庄严,我对佛家事知而不畏,澄怀拜过便越过了,菩萨后是天井,这才发现四壁都是山体,这座庙是铸进山了,家乡对寺庙的修建从来秉承着“修的越高越好,因为神佛在天。”
这座寺也不例外,来时窄长盘山路蜿蜒到顶,望窗便可见山渊,此略过不提,这寺庙香火不算盛,唯一吸引不信佛的人就是扎根于天井中历尽风霜雨雪的千年古树了。

大梦将死
都按捺不住砰砰跳的心脏
写一万次奈何,终究抵不过小鹿一句没了
想前缘想前生,想枣红薄荷绿,想从眼角开始流淌的殷殷血水,想从被中阳染的金黄的飞天船与云,从广州港到难波湾,一个在地一个在天,一个死而不僵,一个生如未死,招魂水滴迷魂幡,他不愧是跟着前人洒血转而奔向后人大汗淋漓挖坑的人,可又能怎么办,都死了,都死了,半边人生都浸透在天水里,金燕剪羽后,屠龙刀都甩不起,狂骨溺在凡胎里,谁打都醒不了

恨就一个字,谁都能摆在嘴边说说,成了草棚翻锅的夜宵人更是时不时挂在嘴边,谁还能记起这一滩烂泥曾经开过动京城的牡丹呢?忌惮的不多,忌讳的太多。
死在生活里的人何其多,他只是其中一个罢了。
一架瀚海春杯盈的过去,也就成了过去。

之前和室友港3E套路
向室友学到一个新词:粉鳞男孩
其实是我误听,但是一下就记住了
感觉是种天然娇气,天生顽丽的生物,尤带锋利,有棱有角的秀气,大概像幼蛇蜷居花心,像月下樱自带杀风,反正贵气逼京华,眼枕难波湾的那种,譬如雌性小动物渚老师(๑´ㅂ`๑)
突然很想看渚老师穿女式和服的样子
之前看到和服中也,敲极艳厉,觉得这实在是个好梗,就想看渚老师也穿着看看,那肯定就是俏戾的毒蛇啦
心里咕嘟咕嘟冒汽水泡

——

愿我似柠檬

愿我似柠檬,有碳酸的诗意,柔软的心计
以及,香涩的气息,慢慢长睡在你唇齿
愿我似柠檬,摩天轮的美艺,温暖的色粒
以及,冰蜜的爱旖,款款融化在你眼里

——
番凩好好好好听,但是不想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