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如蝉蜕

已知浮世如蝉蜕,忽接来书命又存

01.

突然想到泡桐,以前家裡後院的小桃林參著木槿,無花果一起种過,但那時我貪桃樹的桃子,木槿的蛋花湯,無花果的果子,對這種沒有入口的東西的樹沒什麼好感,時常掰斷池塘邊的蘆薈拿它的葉子卷吧卷吧扔著玩。

後來後院大塊的地翻了做新房子,就剩一個池塘,我便更不關注它了,現在突然想起來,連它長什麼樣都忘了,就記得葉子上那一層白的如細雪似的絨毛。
摸起來有點粘手,卻十分軟和,這種樹在家鄉太常見了,來北方上學以後見過的樹都是葉子光滑的,很少能見泡桐,乍然想起就異常懷念。

說不清自己到底是思鄉還是思過去,過去是兩極對峙的,極好與極壞交雜著,但脫根的飛萍總會也有眷戀的時候。過長巷走石子路,一片四方天,人漸離,物漸新。

對過去的記憶太少了,仿佛二十多年的生活記在了一張紙卻在水里漂著,太模糊就難以分辨是我臆想的還是真實存在的,或許最真實的大概就是永遠好像披了一層灰的街道,對面是搭棚的小飯店,我家門前是一條巷子,巷子旁一邊是森冷的廢棄房子,一邊是熱鬧的人家,以及大多是相熟又不相熟的人。

02.

感覺自己不適合和人聊天
很多話題說的很莫名其妙,一時興起的話最後總會讓我後悔莫及的只想鉆回去打自己一頓
至今為止和人聊天覺得舒服的來來回回也就那麼幾個人
然而想話嘮的時候不好意思去打擾她們
最後跑到微博上發一堆矯情扒拉的玩意兒
回過神又忍不住刪了
室友常常說我兩耳不聞窗外事,不食人間煙火
我可能太缺乏與人交流的經驗了
近兩年也試著去接觸各類人
最後也不了了之,說不上自己好
但是,總會忍不住問自己為什麼不能做的更好
從前認為質疑過去,接受曾經是一個必然從不忍直視到坦然無畏的過程
現在卻覺得這個過程實在不可愛
人間對我來說就像一碗白開水
寡味,又試圖去搜尋其中的甜意
最後一頭扎進對它的渴望里
抬頭看過去覺得它平凡又廣闊
常常只想拋棄它
偶爾膩味在糖里的心態全付給了書,網絡,和專業
太不可愛了

评论(7)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