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如蝉蜕

已知浮世如蝉蜕,忽接来书命又存

大概是写文素材

01.
从很久以前,她们中间隔的就不是弱水而是忘川,懵懵懂懂如幼童相戏时展现无畏赤足踏入,自以为这水不能淹顶,人似双舟不会轻覆,却忘了手腕里系的不是铁丝而是红绳,轻易就如丝磨断,直到岁月翻过疑浪踩过雾波,才发现珐琅杯盛得是葡萄酒,不对杯,不对酒,憾事不能闻,前尘不可转,最后只能轻叹一句:我爱你,但横亘的事不是尘埃,它成了茧,本可以振翅而飞,我却倦难成蝶了。

02.
枉走屠龙关,板桥倒驴,野台飞马,我来是银刀锦衣,你去是破枝褴褛。总有一日,你和我是对镜成一人,来去皆是你我。 ​​​

03.
她似我半點紅,我從她一絲綠,從沒交換過牛奶咖啡,結果吊帶露臍裝隨手就能撞,反身她揮干舞戚,我持茅列盾,狹路相逢冷質壓眉,這算什麼事啊……
還不如綠茶味的奶片好,嘖。 ​​​

04.
前年失声走碧台——某处山涧古寺
曲径通幽,修竹翠立,石阶砌了莲花,一步一莲台不外如是,过门槛迎面是无名菩萨,红绸挂臂,彩衣清流,慈眉善目,宝相庄严,我对佛家事知而不畏,澄怀拜过便越过了,菩萨后是天井,这才发现四壁都是山体,这座庙是铸进山了,家乡对寺庙的修建从来秉承着“修的越高越好,因为神佛在天。”
这座寺也不例外,来时窄长盘山路蜿蜒到顶,望窗便可见山渊,此略过不提,这寺庙香火不算盛,唯一吸引不信佛的人就是扎根于天井中历尽风霜雨雪的千年古树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