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如蝉蜕

已知浮世如蝉蜕,忽接来书命又存

突然想到的梗,圆不回去,放弃

业从少年时期就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不爱吸烟却慵懒的像个充满雪茄气味的男人,眉眼细致的填上天然的恶意,少年时期张扬到似宝刀出鞘般气势逼人,如今却一寸寸收敛到那张俊美的面皮下,西装革履三七分,从领口到袖底无一不精致整洁,天生的发光体总是这样令人头晕目眩,轻佻恶意的口吻却不改当年,“雌性小动物待会可别哭鼻子。”

渚老师已经对他这般玩笑的话无力反驳了,软绵绵的抬手去擦头顶的毛巾,干爽柔软的布料如同海绵一样一呼一吸间就吸了满满的水分,水分子不甘心的从蓝色凌乱的发尾滴到大腿上,淋的像只落汤猫一样的渚老师现在只想快点找个地方好好洗个热气腾腾的热水澡。

但是用脚趾头想业都不会放过他,每个莫名其妙被揍了一顿的人都会想报仇回来的,尤其是业这种心眼针尖一样大小的,即使事件元凶并不是自己。

…………

写的《异志录—美人串》中的一小段

她纤细的手指拨过生锈的铜珠串,柳叶眉顿时轻蹙,拾起来凑到眼前细看才发现这珠串别有洞天,桃花眼尾的一缕轻红顿时像赋了生机一般游舞至指尖,笼上一层粉黛烟波,珠串外的铜锈已生惨绿,十分惨烈的绿意带着浓郁的腐朽气息,每一粒都像能剥出一律伤痕累累的尸体,珠串表面似乎迎合这种森然的鬼气浮雕着一个个婀娜多姿的美人。袒胸露乳有之,薄纱云雾有之,大小不一的珠串上即有清丽女子也有面若敷粉的男儿,最大的那一粒却格格不入的雕着一尾金鱼,鳞片泛着一丝猩红,长尾似罗带飞曳,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秒就能在其上游动一番,然而这本该精致的物事,不论是男女还是这一尾金鱼,都未雕上双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