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tto NERO

懒观世界,倦眼拥归去

我写词一直都挺思维发散的,联想这联想那,跳跃没边了,以前还好点,最近可能是get到那个点了,抽象到不行,但我自己还挺得意,觉得十分带感,高跟鞋水手服,成熟与纯真是我最近的特爱,像魔女侵略圣歌一样,破坏殆尽后又沉沦于神圣的诱惑,所以高跟鞋脱到了弥散前,柠檬睡在红唇里,每个看似平凡庸碌的女孩总会有属于自己的魅力四射的一面,平凡不过是傀儡服,但傀儡服不管如何都比不过原始的素质,怀烛如怀白璧,大概就是eros的主抱着天使轻问,你可知我一生爱好是天然?虽然不伦不类,但洒脱于自我。

评论